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要闻

海口石材总公司

来源:技术     时间:2021-05-13 12:25

海口石材总公司chlyg,益阳纺织业有限公司,东莞水果批发营运部,鹤岗皮革有限公司,牡丹江挖掘机总公司

海口石材总公司

一年前,房租暴涨、长租平台哄抬房租大抢房源等事件层出不穷,一度刷屏,引发多个监管部门联合出手,重拳打击违规违法行为。 一年后的今天,恰逢新一届毕业生刚刚走出校园、踏入社会,租房市场再度迎来“紧俏期”,由房租大涨引发的租房市场乱象也愈演愈烈,“租房难”再度成为这个夏天的关键词之一。 刚刚大学毕业的马丹丹(化名)近期遇到了难题。由于单位不提供住宿,即将入职的她急需在月底前在上海找到落脚处。 本想直接通过网络中介平台在上海莘庄租一套一居室,但她联系了多名线下门店中介和多家网上租房平台,结果均不理想。 “网上找到的个人房源虽然看上去性价比很高,但许多都是中介用来吸引租客注意的虚假信息,想要找到一户满意的房子简直难如登天。通过租房平台找房子确实方便,但对于刚刚毕业的我来说,价格着实高得离谱。”马丹丹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抱怨道,“辗转找了很长时间,最终还是决定去租一周前中介带看的一处房源,可当我再次找到那名中介时,却被告知月租金已从一周前的4000元涨到了4700元。” 马丹丹的租房遭遇仅是这个夏天,只是一线城市租房大军的一个缩影。 近日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以租房者的身份与多位房东、租客取得联系,同时走访多家中介平台与长租平台,试图进一步探清上海房屋租赁市场的现状。 1 租客租房难,中介喊“没房” 两年前,租客找房只需要通过中介联系房东,签订合同,并支付中介费即可,甚至通过一些平台上的“个人房源”,租客可以直接联系房东看房,省去中间环节和房东直签。 然而,记者通过走访发现,这样的模式在如今的租赁市场已比较少见。一方面,传统中介手中房源很少,另一方面,想要找到房东直租的更是难上加难。 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随机登录多个中介较为活跃的互联网租房平台,直问房源真假,结果一连询问十余位中介人员后竟发现无一个房源是真,甚至其中不少标注为“个人房源”的根本不是房东直租。 一名自称王康的链家中介人员直言:“网上的低价房、假信息是为了吸引客源,但现在一些机构二房东也混入其中,难辨真伪。如果你真想要租房,还是要到我们线下门店,虽然房源价格不如网上挂出来的那么低,但依然很抢手,晚了还得涨。” 但当记者来到线下中介门店时,却被告知仅有2处房源符合要求。“如今正值租房的高峰期,我们这家规模大一点的门店也仅有两套可租房源,其他小门店的房源更少。而且这两套已有好几家来看过房了,如果不尽快决定的话,可能马上就被别人定下了。”王康向记者介绍道。 一家太平洋房屋的中介人员也表示,即便从去年开始,租房中介费从70%涨到了100%,也依然很难提起中介做租房业务的兴致,因为房源太少了。“像我们这种有入行十几年的老中介,主要还是靠卖房赚钱,租房只是顺带或者交给新人来做。” 中介没房源,那房源去哪了?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如今,把房子交给了长租公寓运营商来打理成了房屋租赁市场的一股潮流。 很多房东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均表示,租给这些机构对于房东来说很方便,“帮你装修、管理、清洁打扫,又是三五年的长约,比租给个人要省事儿很多,最重要的是,租金比自己直接租还要高”。 “现在,租房市场已被机构二房东占领,中原地产这类大型中介公司都能明显感觉到压力,一些传统小中介公司单靠租赁市场更加难以生存。”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。 另一家名为天明房产的小中介公司人员则向记者坦言,现在小中介做租房市场太艰难,原来主要是和链家、中原这些大中介公司竞争,现在还受到自如、蛋壳等长租公寓平台的挤压。“我们这种小中介公司缺乏竞争力,生存也越来越难,由于拿不到房源,一个月也做不了几单,周围已经有很多门店都关掉了”。 而前述马丹丹的房东便是属于不放心把房子交给机构打理的那一类。在被问及一周涨价700元的原因时,他坦言:“前几天蛋壳公寓愿意出价5000元/月来收我的房子,现在我以4700元/月的价格出租已经很公道了。” 很显然,他是在参照了蛋壳给出的价格后,随即提高了房租价格。 2 资本涌入,长租公寓惹祸? 这两年来,随着“租购并举”、“租售同权”等鼓励性政策出台,长租公寓站上了风口,各路资本纷纷涌入。 从资产运营角度来看,长租公寓主要分为两种模式,一种是重资产,一种是轻资产。 前者主要是运营商通过自建、收购等方式获取并持有房源、对外出租,然后通过收取租金获利,对运营者资金的要求较